您當前位置:潮州茶葉網 > 文書茶趣 > 人文與茶俗

工夫茶趣話
來源:    作者:    發布時間:2013-09-05    點擊數:13298次
  潮汕人愛飲工夫茶(鳳凰單叢茶),可以說是達到“嗜茶成性”的程度了。這是一種獨特的潮汕地方茶文化、飲食文化。
  古人說的天光開門七件事:柴米油鹽醬醋茶,而潮汕某些“老茶客”,卻把古人列為末位的茶,破格地晉升為第一位,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泡飲工夫茶。他們不怕俗話說的“早晨空腹茶,劫賊入人家”,而持之以恒,處之泰然。這些“老茶客”,視茶如命,把茶當作家珍。在人們尚未解決溫飽的那些漫長歲月里,他們為米為茶操碎了心。有一位農民業余作者說:“我每日拼死拼活,為的就是‘三米’——白米、黃米和烏米。”他說的白米當然無須解釋,他說的黃米是指黃煙絲,烏米就是指茶葉了。“文革”期間,造反派去抄一位醫生的家,家中大罐小罐、箱箱囊囊盡是茶葉,還有一套套的工夫茶具,其它什么都沒有。
  沖飲潮汕工夫茶,遠遠不在于滿足個人的茶癮,更重要的是在于促進友誼。潮汕地區自古就是禮義名邦,睦鄰好客為潮汕人的傳統美德。無論嚴冬臘月還是盛夏酷暑,接待客人的佳品常品就見工夫茶。賓主緣茶幾而坐,飲茶配話聊天,菜罐一把,茶杯三個,一遍又一遍地高沖低斟,茶色茶味從濃到淡,親情友誼卻從淡到濃,正所謂“茶薄人情厚。也!一泡未盡興,又換上新一泡,如是輪回,未令人生厭。當然,也有飲過量而害怕的。據說有個傻女婿到岳家做客,家里人告訴他:“茶無三拖”(音釵),即不能有三次推辭,一定要飲下。傻女婿謹記在心,對每懷茶總是推辭了二次后 就灌落喉嚨,可以說是“杯杯落”。岳家的人以為這位姑爺茶癮過大。便一泡又一泡地沖給他喝。他暗暗叫苦不迭,一見火爐上開水鍋的水燒開了,就低聲嘆氣說:“呀咦呵,水又滾!”
  潮汕工夫茶始于何時,筆者沒去考究。聽說近古時候,潮汕農村聚友沖飲工夫茶之風尚未普及。某村有甲乙兩個農戶,家住一墻之隔,因有仇隙,互不往來,但又互不服氣。有一夜,甲請親友飲工夫茶,“請哇,食哇,勿客氣呀”的叫嚷聲和瓷皿的碰擊聲,不時傳到隔墻,夜半方休。乙戶眼紅地對妻子說:“隔壁這家人并不比俺富,為什么有那么多酒菜請人?”他老婆說:“可能只是‘戽食’。(搞吃)菜羹而已。”次日,乙戶便煮了一大堆番薯和蔬菜請來親友來吃,但客人便一下子吃飽走了,而隔壁的杯罐聲仍不絕于耳,響徹深夜。乙妻嘆服說:“隔壁戽菜羹真有辦法呀!”因此,潮汕各地便有一句“隔壁戽菜羹”的俗語流傳至今,用以嘲笑那些不了解對方情況也盲目跟著做而出丑的人。 50年代初期,大批北方干部南下到潮汕各部門任領導,起初不了解潮汕人喝工夫茶習俗,也鬧了笑話。某單位一個職工有困難,這日填好福利申請表,要求補助30元,福利小組也同意了。當天夜晚,他用五分錢一包的茶葉泡工夫茶請同事和朋友,杯盤碰擊聲驚動了住在隔壁的該單位北方人領導,他非常生氣,以為那職工是在請客大吃大喝,便不同意給其以補助。于是,社會上便有“食五分錢茶損失30元補助”的趣話流傳著。
  潮汕人飲工夫茶,可謂“不擇時機”。有人說,茶的功能是“疲能使醒,醒能使疲;饑能使飽,飽能使饑”。當灑足飯飽之后,大飲釅釅的工夫茶,自能開胃消淤,解酒提神。可有不少人,饑時也愛飲工夫茶。60年代初期,三年自然災害時,物質奇缺,餓腸轆轆,但仍有人大飲其茶。一次,我到鳳凰山某茶場采訪與場員們“三同”,三餐吃的是稀稀的番薯糜,做菜的是連豬也不吃的豌豆葉,但場員們的工夫茶癮并不減弱,濃濃地沖飲著。我只好“入鄉隨俗”、“舍命陪君子”地跟著 飲,差點發出“呀咦呵,水又滾”的叫苦聲!
  現在,我們看到大街小巷,茶店比比皆是,茶葉塞滿市場。可在物質緊缺時期,茶葉也屬珍貴稀有而為茶民們急需之列,每日得憑票供應極少量的三四級混合茶,過年過節才有供應二級混合茶。平時偶爾也有敞開供應的,那得搭配爛柿餅、爛紅棗等過期變質滯銷品。而一級混合茶,則全是“后門貨”,是一般茶民所望塵莫及的。說到走后門買茶,還有這么一個奇聞:有一個盛產茶葉的生產大隊,黨支部書記對熟人求買茶而簽名批條時,事先與倉庫保管員的好,以他的姓名筆劃粗細為號,對同等的價錢給不同檔次的茶葉,他的姓名寫得大撇大劃的給粗茶,姓名寫得小而指的給精茶。保管員照發無誤。
感謝黨的富民政策,使熱情好客、酷愛飲用工夫茶的潮汕廣大茶民們,可以不用再鬧茶荒,不用再為買茶走后門而絞盡腦汁、跑酸腳腿了,工夫萊也失卻其“饑能使飽”的功能,而全是“飽能使饑”了。
標簽:
ag真人视线广告 银河安徽快3玩法 网上三分赛车是真的吗 足彩吧 极速赛车168开奖 直播 波场币 是不是传销 老时时彩后三定胆 网赌mg冰球突破 贵州快3走势图一定牛 nba的胜分差什么意思是什么 时时彩全天计划不定胆 快乐8在线下载 即时比分捷报手机版 中国莱特币交易网 555通比牛牛技巧 福彩3d中彩彩票论坛 ag视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