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位置:潮州茶葉網 > 文書茶趣 > 詩文共賞

唐詩里的茶文化
來源:    作者:    發布時間:2013-08-19    點擊數:18500次
    說起茶詩妙品,首推唐詩。詩人們詠茶葉、品茶香,贊茗之高潔、記茶會之盛況,也歌唱“淡如水”的君子之交。李白有《贈玉泉仙人掌茶》一詩,曰“嘗聞玉泉山,山澗多乳窟。仙氣白如鶴,倒懸清溪月。茗生此石中,玉泉流下歇。根柯酒芳津,采服潤肌骨。”此詩浪漫飄逸,讀來若聞氤氳仙氣,別有一番神韻在。杜甫《重過何氏五首》中第三首描寫品茗題詩之樂,也出手不凡:“落日平臺上,春風啜茗時。石闌斜點筆,桐葉坐題詞。翡翠鳴衣桁,蜻蜓立釣絲。自今幽興熟,來往亦無期。”此詩寫于汴梁(開封)禹王臺,詩人于鳥語花香的春日夕陽之下,邊啜茗品香,邊憑欄寫詩,茶助靈感,詩興與茶趣融為一體,高雅之至!
    白居易詠茶詩數量最多,流傳至今尚有70余首,最受推崇的是《茶山境會亭歡宴》一詩,寫絕了風云際會品茶斗勝的景象:“遙聞境會茶山夜,珠翠歌鐘俱繞身。盤下中分兩州界,燈前各作一家春。青娥遞舞應爭妙,紫筍(茶名)齊嘗各斗新。”在白氏詠茶詩中,茶與酒常常出現在同一篇中,如“看風小溘三升酒,寒食深爐一碗茶”(《自題新昌居止》);“舉頭中酒后,引手索茶時”(《和楊同州寒食坑會》)等。說起白氏的好茶,據說與當時朝廷曾下禁酒令、一時長安酒貴有關。其實詩人的愛茶另有一種高遠的精神寄托,其茶詩或與閑適相伴、或與傷感為伍,常以茶宣泄沉郁,茶水澆開其胸中的塊壘。但白氏畢竟是位胸懷天下的人民詩人,在困境中不失中國文人能屈能伸的清醒,他在《何處堪避暑》中寫道:“游罷睡一覺,覺來茶一甌,從心到百骸,無一不自由,雖被世間笑,終無身外憂。”以茶陶冶性情,欲從憂憤中尋出一條新路來。
標簽:
ag真人视线广告 (^ω^)MG好多寿司巨额大奖视频 新疆25选7开奖时间 (*^▽^*)MG马戏团客户端下载 (*^▽^*)MG探陵人玩法介绍 (*^▽^*)MG幸运熊猫新手攻略 九五至尊pt电子游戏 最牛的快3走势图和快3遗漏表 (★^O^★)MG万圣节免费试玩 一波中特不夸张打一生肖 (*^▽^*)MG疯狂之七援彩金 河北排列7走势图 贵州快三开奖结是 两码中两码中特期期准 白最准一尾中特 36选7选号技巧 新疆25选7号码